讀李長青《落葉集》 孫梓評

讀李長青《落葉集》 孫梓評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 李長青

有聲 孫梓評

春天來臨之前,走過城市鬧街,看見季節交換的片刻,一地黃葉像被遺棄的浪,無聲地在人身與聲音間拍晃。偶爾風來,將葉子捲得更高一些,偎靠在行人與行人的間隙,像一種奇妙的貼身語言。那一刻,市聲擾攘,忽然有一剎那的真空,好像只為了給出一個慢動作,讓世界與一不可磨滅之我,可以寄放其中。因著這樣一次停格,好像生活頓挫間也多了一些從容、餘韻、靜默。

靜默有聲。

靜默,該是什麼樣的聲音?

閱讀李長青的《落葉集》,忽然好像就來到了時空被寄放的那一刻。詩或許是無用的,一如無聲之聲。然而沉默的龐大,卻往往超乎想像。我羨慕李長青可以透過落葉的形式,反覆思考推索。由落葉的存在、象形,到賦予隱喻,摺疊死亡意象,乃至情事的歸屬與剝離(試著揣摩葉若離枝的悽清肅然,或萎地成泥的無言軟膩),這樣使落葉的可能擴張、飽滿、層層疊疊。記憶中李長青的詩總是乾淨清潔,無晦澀難解之處,也不賣弄特異情調。

在《落葉集》中的詩句,都保持著這樣的長處:節制的情感表達,或援引、或抒情、或自擬。在詩行裡,彷彿有秘密的暗礁,隱沒在語言的底部,那裡總是騷動著、等待一次完整的傾訴,就像葉子別無選擇、必須墜落那樣—會有人懂得內裡百轉千迴的情意迷宮,已經發展出怎樣繁複的敘事性嗎?會有人願意暫時駐足,思考一種迴旋,就像置身龐然方程式中,抵抗那些哲學性的折磨,像體內所栽種的靈魂香草,仍能熬煮一鍋自我救贖的解藥?

我羨慕李長青在這種折衝的狹路裡,還可以如是清明。

落葉有聲,在詩意的界限內外,集合了彼與此,時間與孤獨。哪怕經歷的,是完成的反面,或無故穿越破碎自我;每一葉被閱讀的那一刻,聲音都散發出無言的光,而每一次撲面而來的沉默,都是誠實面對內在,應有的巧合。


Leave a Reply

seven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