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書評與讀後

找回失去的星光—憶子于 尉天驄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找回失去的星光—憶子于_尉天驄

現在恐怕已經很少人知道子于是誰了。他所經歷的那個時代,特別是一九四九年前後的那場大動亂,以及動亂中鋪天蓋地的流離失所,也早已在人們的言談中被淡化、被扭曲,化為雲煙,不知飄向何處了!然而,對於真正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人來說,它所遺留的傷痕似乎還像一個無法祛除的鬼魂,不時回來困擾著各人的心靈。它是過去,又是未來;是回憶,又是夢魘。它像一座標誌,日夜不停地在遠處閃光,有時又是某種呼喚,引發著人的不安。

“Read More”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遇見一本書,看到一個時代_周昭翡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遇見一本書,看到一個時代──記隱地的「年代五書」

我成長於七O年代的台灣南方小鎮。父母總鼓勵多讀書,閱讀管道除了《國語日報》,到中學就也開始讀報紙副刊了。小鎮有書店,有時有機會到台中或嘉義逛規模較大一點的書店。最近引人懷舊的台中中央書局,就是我當時買書的地點之一。不記得在哪裡買得琦君的《三更有夢書當枕》,儘管描述的時空與我的距離遙遠,人物背景都是當年猶無法親臨的中國大陸,但不同的世界開啟了我的視野,處處新鮮,字裡行間洋溢的溫暖氣息,豐厚的人情,更令我愛不釋手,後來透過郵局劃撥買了多本琦君著作,我成了琦君的「小讀者」。

“Read More”
Pages: 1 2 3 4

席慕蓉的散文_蔣 勳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寫給穆倫.席連勃 蔣 勳

重看了席慕蓉一九八二年以後,一直到最近的散文精選。看到一個頗熟悉的朋友,在長達三十年間,持續認真創作,看到她寫作的主題意識與文字力量都在轉變。而那轉變,同時,也幾乎讓我看到了臺灣戰後散文書寫風格變化的一個共同的縮影。

“Read More”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讀李長青《落葉集》 孫梓評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 李長青

有聲 孫梓評

春天來臨之前,走過城市鬧街,看見季節交換的片刻,一地黃葉像被遺棄的浪,無聲地在人身與聲音間拍晃。偶爾風來,將葉子捲得更高一些,偎靠在行人與行人的間隙,像一種奇妙的貼身語言。那一刻,市聲擾攘,忽然有一剎那的真空,好像只為了給出一個慢動作,讓世界與一不可磨滅之我,可以寄放其中。因著這樣一次停格,好像生活頓挫間也多了一些從容、餘韻、靜默。

靜默有聲。

靜默,該是什麼樣的聲音?

“Read More”

李長青其人其詩_凌性傑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 李長青

枝骨猶原在 凌性傑

                                         
春寒時刻,許多作物耐不住冷鋒侵襲,本要萌發的生命又退縮,或是死去。百年來罕見,臺島三月飛雪。海拔一千五以上高山,都可能迎風皚皚。蜷縮在開著暖爐的房間裡,長青打電話來,說要出詩集了。我好興奮的說恭喜,這年頭要出詩集著實不容易。隔著中央山脈,我只隱約知道他這個人,好勤奮的寫詩,在荒荒世道中經營自己的理想。對他的生活,我略無所悉。就連晤面,亦僅止於某次會議場合,我們匆匆一瞥。

連話都說不上。

“Read More”
Pages: 1 2

評介《回到五O年代》郭明福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急急流年,滔滔逝水    郭明福

為了對抗遺忘,不使走過的歲月如煙逝雲渺,近來隱地大開記憶水庫的閘門,先是今年(二O一六)七月推出《回到七O年代》,僅隔三個月,又有《回到五O年代》問世,而後者從動筆到成書,速度之快,已創了隱地自己的紀錄!

由七O年代直接切到五O年代,就隱地個人言,那是十三到二十二歲的青少年時期,是體驗生命酸甜、形塑自我性格的重要階段;若以大環境論,超過一百五十萬人離開故土原鄉,向一個陌生海島匯流,那是大撕裂,大碰撞,也將是大融合!

既是參與者又是觀察者,回首往昔風雨陰晴,隱地當然熱切想說,也有很多素材可說。

“Read More”
Pages: 1 2 3

讀《順成之路》有感_隱地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二部曲   隱地

啟示之曲
「母親生下你來,你就永生永世欠著她。父母是我們的覆蔭,父母也是我們的背。誰壓著誰,誰負荷誰,同樣的,也是永生、永世說不清。」

這是《順成之路》一書中的主人翁吳順成說的一句話。

《順成之路》,是順成蛋糕創辦人吳順成成長、奮鬥的故事,由他親自口述,侯延卿記錄整理撰稿成書。

“Read More”
Pages: 1 2 3 4 5

《關山奪路》 隱地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王鼎鈞說,作家第一本書寫他自己,最後一本書也是寫他自己。「第一本書」,指自傳式的小說,「最後一本書」指作家的回憶錄。
鼎公的回憶錄共有四部,從《昨天的雲》出版至今,已有十三年,當我讀完他的第三部,寫國共內戰的《關山奪路》,我哭,我笑,我吶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