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向明

鹹濕歲月__向明

Category : 向明

我的愛人和誰有深仇一直蒙在鼓中
聽到過擂鼓的憤怒,咚咚聲震耳欲聾
以為是門口有廟會,沒關好大門

寵物和誰結下樑子,我豈會得知
本人既非徐文長也不懂鳥語,它們
關在家裡,困在籠中從來不准外出

屋前的槐樹和誰有過節已無權過問
都已粗壯到超出我雙手合抱
枝幹高聳得只能向上指天,無心旁鶩

老狗和我都已到了風吹即滅的晚年
IQ退化和衰老失智難免會狂吠胡言
如果不小心冒犯,請哈哈一笑置之

鹹濕歲月有鹹濕的生存法則
高蛋白或低卡洛里只是蒼白的數字
都沒法催討誰,繳回自己的原始

2010/12/15


七孔新笛­­__向明

Category : 向明


夜一靠岸
岸就被黑夜砸碎了
就一支燈塔般
兀自    搜尋


歸去的呼聲
自腦後傳來
如果追趕上去的
不是美好的從前


打樁機在耳際
重重的懲罰大地
帶傷感的詩
不知從何寫起


抓起一把泥土朝空擲去
天空嘲以一陣旋風
蓋住滿頭滿臉的
豈止是只有憤怒


果真僅需一葦
可把這茫茫的水域渡過?
顫巍巍的是那被驚恐
壓扁了的薄薄心事


該有一種音爆
唰的爆破耳的通道
詩是太纖弱了一些
鳥的肺活量太小


如何把路走完
腳說這是他和鞋子的專職
車輪大聲的問
你還存有多少雙鞋子?

(原詩收存在爾雅詩集《隨身的糾纏》)


醒來__向明

Category : 向明

漆黑中那怕只有一丁點螢光
都會很興奮
就算成了赤條條的蛔蟲
都不會臉紅

2016/2/20


沉默__向明

Category : 向明

我的無言,乃在
決不藏在誰的胯下
打屁或唸經

即使刺刀在肋骨間打洞
也不喊痛
只當誰在影子上刺青

猶如銅像不屑
也決不會彎下腰來
檢視自己的下半身

即使那裡有一塊紅腫
那也是一次
對真實的堅挺

2007/10/19
( 收在詩集《低調之歌》)


造神__向明

Category : 向明

翻模自一觸即破洞的寶麗龍
貼以薄似水漬的金鉑紙
贊以只有巫師認知的高深法語
我們敬仰的語言魔法師
天天在為我們
造神,供我們信奉

不信請看現在的後現代視界內
好多訕笑似白癡的托爾斯泰
增加了不少盲目投水的屈子
還有好幾尊手中已無蒲扇
執老舊也不智慧手機的濟公

2014/9/14

 

零碎詩之二—北海岸記憶__向明

Category : 向明


石門洞開
卻一直走不過去
前面是咆哮的海


老梅又著花了
一路之上
景色絕對勝過開元


來到淡水
真的一點也沒鹹味
儘管海,就在它身邊


金山到了
絕不是來淘金
陽光海水交配燦麗遠景


富貴角好寂寞呵!
燈塔白天不能睜眼
腳下太平洋也不太平


鵬程萬里是港裡面
遠洋漁船的好夢
好康是會跳躍的魚群


阿里磅是梅新初出道
教孩子寫詩的小地方
而今人見人怕的核能電廠

(此詩中的地名石門、老梅、淡水、金山、富貴角、阿里磅及萬里都是當年年輕時我們曾經駐留過的地方, 詩人梅新軍中追伍後, 曾在阿里磅一間小學教書,現今已找不到這個地名。 )


零碎詩__向明

Category : 向明


一生就這麼一小
頂多是短短的
一根——


說到合夥
多半會選自己的
黑白無常


作真空中的萬有
成萬有中的虛無
追求極簡


想怎麼渡過寒冬
學學白雪
勇於以清白相擁


別問通向那裡去
到處都有路
只要你走得動

2016/10/1


自拍__向明

Category : 向明

從來不知道
自己究竟怎麼長相
雖然就掛在自己臉上
雖然天天照鏡、洗臉、刮鬚
但絕不如這樣真實
自己掌鏡,和自己
就站在對立面

只是終究
仍有無法顯像出來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的
最大恐慌

2016/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