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書序與跋

《天才的印記–常玉外傳》自序_刁卿蕙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小說《天才的印記》,是以藝術家常玉的生平為藍本,雖經某種程度的考證,但因劇情鋪陳多屬虛構,姑隱其名,化身陸瑜,或可視其為外傳。€

他魂渺漠,孤墳寂寥,舉目蕭索。每每思及,教我懷憂。若有高明審度,以為一派胡說,有辱信實,則請一笑置之,將錯就錯。€

“Read More”
Pages: 1 2 3 4 5 6

《畫說》代後記_隱地

Category : 書序與跋

人.樹    隱地

人像一棵樹,年輕時候,是一顆小樹,青翠碧綠,成長是一首快樂的歌;進入壯年,花繁葉茂,看起來飽滿壯觀;等到老年,枝葉散去,光禿老樹,就像孤獨老人走在風裡雨裡。

樹也像人,暴風雨來襲,逆來順受,當太陽高掛,老樹仰望天空,仍舊是大地上的好風景。

人是行走的樹。樹是站著的人。人要像樹般永遠挺直。樹也學習著人的樂觀;和微風跳舞,和彩雲談個小戀愛。


《畫說》序_席慕蓉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兄弟詩畫展   席慕蓉

誰見過人蓄養鳳凰?
誰能束縛月光?

                     —沈從文

從早期的境遇裡看來,這一對親兄弟,柯青新和柯青華(隱地),真可以說是歷經坎坷的「難兄難弟」了。

生於一九三七年的隱地,自小就被寄養在農家。是在十歲的時候才被已先到臺灣的父親再從大陸接回臺灣,一個大字不識的他又被直接塞進臺北的小學二年級。過了一年之後,長他十歲的哥哥柯青新更是以投軍的方式,才可能尋親千里終於抵達臺灣。

“Read More”
Pages: 1 2 3 4 5 6 7 8

《鄉野隨想》自序_吳敏顯

Category : 書序與跋

鄉下人寫的    吳敏顯

幾年前,爾雅出版社隱地先生有意邀我書寫「作家日記」,我沒敢接。

畢竟當個「自由寫作者」,本該無拘無束,想寫就寫,不想寫連紙筆擱哪兒都不必理會。況且寫日記像學生做功課,所有月曆日曆看進眼裡全變成功課表,其中竟然沒有任何紅色例假日字跡。怎能不怕?

“Read More”

《魅力開門》代自序_林貴真

Category : 書序與跋

漫步  林貴真

《魅力開門》一本我新書的名字,還賦了小標「漫步臉書真有趣」。

我以為小市民的趣味自己找,不要把日子活得像「功課表」。
漫步,是一種悠閒!
小王子說:「重要的東西不是用眼睛看的,一個人唯有從內心才能正正確確看得到」。

“Read More”
Pages: 1 2

《在風聲與水聲之間》自序_童元方

Category : 書序與跋

自序   童元方

節氣走到了寒露,接著是霜降,然後就立冬。但我心中的小樹林卻是華枝春滿,天心月圓。是因為要出書了嗎?清宵霧晨,不時感到森森細細的快樂。想起我的第一本書,所有的稿子都是一字一字寫在綠稿紙上,厚厚一大疊,從波士頓迢迢寄往臺北。那時微軟的視窗剛出來,出版社紛紛改用電子排版。但爾雅的隱地眷戀活字印刷的質感,我的第一本散文集《一樣花開》幾成最後的手排版,承載著畢昇以來千年的油墨。新出爐的書本,似乎還帶著微溫,一卷在手,輕撫摩挲,那些字隱隱凸起,彷彿小小的浮雕。

“Read More”
Pages: 1 2 3 4 5

《未末》後記_隱地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後記  隱地

未末二字,字形相似,意義完全不同;「未」字代表未來,上短下長,顯然來日方長,希望無限;「末」字代表落日、黃昏,上長下短,表示生命已走到盡頭。「未末」之間,說長,有「百年之遙」,時空可謂悠長,說短,百年似白駒過隙,彷彿一日,在張眼閉眼之間,怎麼我們寶貴的生命竟在不知不覺間流逝了,啊,真是年華逝水,逝水年華啊!

“Read More”
Pages: 1 2

《未末》前言_柯青新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前言  柯青新

三年前讀到一篇沈從文的兒子沈龍朱的講稿,說到其父親「用筆寫文字,但是覺得不及繪畫能更好的傳達,繪畫不及數學,數學不及音樂」。對我而言,提筆作文,老是感覺力不從心,無法暢所欲言,所以能夠表達我對生命的認知,也許應該嘗試繪畫吧!

“Read More”
Pages: 1 2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