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隨喜》序三

《孔子隨喜》序三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孔老夫子,是一個早被定型化的歷史人物;他老人家到底有多大,我並沒興趣研究。不過,為了大學聯考,國文項目中的中國文化基本教材《論語》,年輕時也曾不求甚解的背得滾瓜爛熟。當年讀的是朱熹所注版本,授課的老師也一副夫子樣,因之我的《論語》體驗,顯得非常嚴肅,不僅正經八百,還道貌岸然。無怪乎考完試之後,就再也不願看到有板有眼、老在訓人的至聖先師了。其實,自五四運動高喊打倒孔家店之後,孔子就儼然是逐漸僵化封閉的傳統文化的象徵,即令臺灣高喊復興中華文化運動,每年也都有祭孔大典,但就像供奉在殿堂的神祇,只能令人敬而遠之。這樣的孔子之於我,沒興趣。

薛仁明的碩士論文後經由「爾雅出版社」印行,《胡蘭成.天地之始》是他的第一本著作,由於能出入於歷史考證、生命境界、禪宗修行、藝術美學⋯⋯,又能回到人情之常平視一切,遂能全面觀照且如實描繪胡蘭成錯綜複雜的人生道路。無怪乎此著一出,旋即驚動文壇,討論熱烈,不僅使後知後覺如我者重新看待胡蘭成,也不覺跟著薛仁明的視野觀照了自我的生命情狀。

繼胡蘭成之後,薛仁明的〈素面相見—孔子九章〉再度引動視聽,雖然表面上沒有像論胡那麼成功,但在眾多讀者心中擾動的波瀾,恐怕更為強烈。何以如此?因為我們都是至聖先師孔子的「弟子」。誰沒讀過《論語》?誰不能來幾句「子曰」?誰能避得開儒家孔門的影響?薛仁明「談」(而非「論」)孔子,就像在替相識已久的老朋友講幾句公道話,而且經常把他擺在今日的現實情況裡來比擬,所以不必說理,就能使人因「同情」而接納之。也只有真正的知音,能把早已概念化的孔子描述成如此有趣、清新、通達且生機活潑的尋常人物。通過薛仁明所看到的那個親切的孔子,再重新看過《論語》,從前認為盡是大道理的「古訓」,竟如此易解,讀來令人神清氣爽、趣味盎然且氣象萬千。

讓胡蘭成復出江湖,又讓孔子重新出土,在我看來,這彷彿是絕處逢生的事業。此所以薛仁明像是林谷芳常說的那種「一擊必殺」的狠角色。而這樣的人物,卻又只是住在鄉野,帶著妻小過著再簡單不過的居家生活;與之相對,也不過帶著靦腆笑容,閒話家常而已。

(倪再沁老師,前臺灣美術館館長、東海大學美術系教授。)

Pages: 1 2

Leave a Reply

4 + eight =

爾雅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