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愛蓮》前言

《說愛蓮》前言

Category : 書序與跋

《說愛蓮》前言  江青

想寫戴愛蓮的人生傳奇已經很久了,我一輩子尊稱她戴先生。幾年前在著手寫《故人故事》時,第一個映入腦海的就是戴先生。然而,她的人生閱歷太豐富多彩,可以說的故事也太多,況且,寫「戴愛蓮傳記」中英文皆有,形形色色的紀念文章,發言、採訪也比比皆是,我當如何下筆?一直是困擾我的難題。

曾感到將她的一生拍成電影最傳神,於是考慮寫電影劇本。後來又覺得隱姓埋名用小說形式寫,比較自由,然而,寫著寫著又寫不下去了,原因是她接觸到的人物在「大時代」中如此重要又如此鮮活,用虛名或代號寫,不但大不敬,也好像支支吾吾躲躲藏藏。最後,還是決定以我個人的角度來說我所知道的戴先生愛蓮的故事。

六十年代初,傅聰告訴我:「小時候爸爸說:第一做『人』,其次做藝術家,再次做音樂家,最後做鋼琴家。」傅聰爸爸是傅雷,一位有赤子之心的翻譯家和藝術評論家。這句話思想的哲光給了我極深刻的印象,幾十年來,我拿它作為座右銘來看待人生和藝術。

我在寫戴先生時不想將她寫成「舞神」,雖然她在中國舞蹈事業上有無數的第一,是當仁不讓的「中國舞蹈之母」,但在我心目中,更為重要的是位極富有愛心的「人」,善良而純粹的藝術家。她特別熱愛中國文化,熱愛民族,感情生活上她大無畏地去愛,這種愛的情懷貫穿了她的一生。

北宋學者周敦頤有一篇議論散文〈愛蓮說〉,很多寫戴愛蓮的文章都取「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比喻她不受環境影響,高風亮節的品格。因此起書名《說愛蓮》,既吻合了大儒周敦頤營造的愛蓮的世界,也給了我一個較寬鬆的場景,來說說這位依心而行的戴先生,她的事跡以及與我亦師亦友的交往。

二O一六年是戴先生愛蓮逝世十周年,也是這位舞蹈家一百年冥誕,我敬獻上《說愛蓮》作紀念和緬懷。

同時,我是一九四六年出世的,整整七十歲了,這本書當是給自己「人生七十才開始」的一份厚禮。最終我更願將這份厚禮獻給養育我的母親!

 

戴愛蓮簡介

戴愛蓮(一九一六—二OO六),生於西印度群島的特立尼達島,祖籍廣東新會。

中國當代舞蹈藝術先驅者和奠基人之一、著名舞蹈藝術家、編導、舞蹈教育家。

一九三O年,赴英國學習舞蹈,曾先後師從著名舞蹈家安東.道林、瑪麗.魏格曼、魯道夫.拉班等。

一九四O年抗戰時期返回中國。先在香港為宋慶齡領導「保衛中國同盟」抗戰募捐義演;後赴內地任教、演出。四十年代主要作品有《啞子背瘋》、《空襲》、《思鄉曲》、《賣》、《拾穗女》、《朱大嫂送雞蛋》、《巴安弦子》等。

四十年代中期,抗戰勝利後,戴愛蓮和畫家丈夫葉淺予深入到少數民族地區采風,回來後對少數民族舞蹈進行整理編排,並首倡演出「邊疆音樂舞蹈大會」,影響甚遠。

五十年代創作《荷花舞》、《飛天》,這兩個作品是戴愛蓮一生中最重要的代表作,均於一九九四年榮獲:中華民族二十世紀舞蹈經典作品金像獎。

戴愛蓮是把普通民眾中自然傳衍的舞蹈加工為舞台藝術品的先行者。與此同時,特別是文革以後,她還把西方舞蹈的精髓介紹到中國,推廣中國民間民族舞蹈「人人跳」,充分發揮在文化領域裡的特殊作用。通過畢生的實踐,成了溝通中西舞蹈文化的使者。

她在舞蹈生涯中創下多個第一:第一任中華全國舞協主席,第一部舞劇《和平鴿》第一任女主角,第一任國家舞蹈團團長,第一任北京舞蹈學校校長,以及第一任中央芭蕾舞團團長。被譽為「中國舞蹈之母」。


Leave a Reply

5 − five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