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人走了,小孩老了》說起_亮軒

從《大人走了,小孩老了》說起_亮軒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另類史筆 亮軒

隱地兄:見字如意,先跟您拜年,身體健康,事事順心。

這一本《大人走了,小孩老了》,便是書名,也深深的刻畫了我們共有的時代,事到如今,我們還真有滄海遺孤之感。

自古有「繫年」的寫法,中國所有「繫年」著作,應以董作賓先生的《殷曆譜》最為特殊,他以當初無人能識的甲骨文,把中國信史上推了三百多年。這一類的著作多不勝數,如丁文江的《梁任公先生年譜長編》,胡適的《丁文江的傳記》等等。

然而吾兄的「回到○○年代」到這一冊的《大人走了,小孩老了》,卻是獨樹一幟。歷代繫年體作品,大多以史筆自許,不作貶褒,更無個人性情。中國百餘年來屢受列強欺凌,但郭廷以的《百年日誌》也未曾透露個人之喜惡。如此史筆春秋,自有其得失,不在論列。然而吾兄之年代系列,不避個人性情,雖然大多與人為善,卻充滿了真性情,讀來彷彿與作者共同經驗了活生生的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繁華歷盡,滄桑易老,至終竟有不勝凋零之感,讀吾兄之年代系列,也是在百感交集中體會到時代如片片落葉自空而降,撲面而過。也許有人以為我們可真是大時代的小人物,因而有此經歷,殊不知,便是如此之繫年繫月繫日的寫,也要耗去無數查考核對復加大量翻揀取捨的工夫,可無法只憑才氣便可一氣呵成。吾兄以史筆為基礎骨架,以文學筆法注入靈魂血淚,引領讀者重入現場,有史家之周延,有作家之性靈,歷史本質上就該血淚悲歡相互交融,吾兄之大作證實了另類的史筆,而且更足珍惜。

Pages: 1 2

Leave a Reply

14 + 12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