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路》序一

《詩路》序一

Category : 書序與跋

林明德詩路.詩錄林明德                蕭蕭

在臺灣,很多人叫林明德,但只有一個林明德的文學生命與我雖有分合卻緊緊相連。康原兄嫂每次在我面前提到林明德,一定是「賃林明德」,那個「賃」的音,在臺灣話的意思就是「你們」、「你家」,林明德是「我們」的、「我家」的—是好是壞與康原無涉,卻與我息息相關,好像我負有絕大部分的責任似的。所以,在臺灣現代詩壇打滾五十年的我,當林明德出版《詩路》時,我能不在路旁為他錄音、錄影、錄像嗎?

林明德在〈為《詩路》說幾句話〉的後記中,提到張秀亞老師「啟迪我們讀詩、寫詩,讓我們在詩歌中尋找一些生命的回音。」引用卞之琳的〈斷章〉、松尾芭蕉的〈俳句〉,我彷彿也回到張老師的課堂,聽到她琅琅的笑聲。林明德提到輔園時代,嚮往先行代詩人,吟哦周夢蝶、羅門、洛夫、鄭愁予、余光中與楊牧……,那時我雖是大一新鮮人卻是《輔大新聞》社長、「文哲學會」會長,許多詩人、藝術家是我辦社團活動邀請來演講、朗誦的,歷史系的陳芳明、英文系的羅青、食品營養系的龔華,應該都曾躬逢其盛。後記中他還提到「大地詩社」、「草原文學」,加上當時我已加入的「龍族詩社」,大約就是我們當時言談中的江湖。集中詩篇〈玄思道上〉的玄思道,是我命名的一條幽思小徑,從文學院大樓左側通往貴子路、泰山,是我們黃昏時模仿蘇格拉底、亞里斯多德沉思漫步的祕密所在,那時「鶯啼蝶影不到」,後來成為「芙蓉流艷」的「情人道」,「而他走在多風的午後」,林明德瀟灑的背影總是如此感嘆著。

Pages: 1 2 3

Leave a Reply

twelve + 1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