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共鳴年代》序_蕭蕭

《無共鳴年代》序_蕭蕭

Category : 書序與跋

隱地藏史的散文書寫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這種「文史哲」不分家的理路,一直是傳統文人、史家,如司馬遷者所推崇的,因此,陳憲仁「隱地藏史」的核心論述原不足為奇。但早於陳憲仁「藏史」的說詞,一輩子行文、行事充滿浪漫主義色彩的林文義(一九五三–)也以〈微型文學史〉評述隱地《遺忘與備忘》散文集是一部橫越戰後至今(一九四九–二OO九)的文學年記,是歲月與青春之書,是過去文學風雲的留影和印記。林文義甚至於將這本散文集與葉石濤(一九二五–二OO八)的《臺灣文學史綱》、陳芳明(一九四七–)的《臺灣新文學史》相比評,認為這兩冊史書偏於史料或學術,「隱地的新書則是極富人間性格的款款道來,用筆之初心良意卻以感知、抒情的散文形式呈現。」隱地不以史書規格為文,卻有著史書的架式和高度,兼具文學的滋潤與親切,邁向「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文史大宗師之路。林文義,徹頭徹尾的浪漫主義者,情味重於一切的散文家,卻早早發現了隱地的史眼、史才、史識、史觀。

「年代五書」各有小標,《回到五O年代》是「五O年代的克難生活」,其他各書依次是「六O年代的爬山精神」,「七O年代的文藝風」,「八O年代的流金歲月」,「九O年代的旅遊熱」,這樣的小標是「一句史」,是歷代正史裡最精簡的評斷語,有如《春秋左氏傳》的「君子曰」、《史記》的「太史公曰」、《漢書》的「贊」,《後漢書》的「論」,《三國志》的「評」,一句到位。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Leave a Reply

15 − four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