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共鳴年代》序_蕭蕭

《無共鳴年代》序_蕭蕭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小說時代,是一個關鍵的起點。」章亞昕在〈青春期與小說時代〉這一節裡強調小說、青春期之所以重要,在於確認了寫作的意義:其一「寂寞中的言說」:訴說家中的慘劇;其二「苦難中的掙扎」:指出寫作為自己帶來出路。章亞昕所指稱的其實就是,隱地的小說是另一種自我苦難的坦露,是以「小說家言」作為「遮蔽」,其實是隱地自我的「敞開」,看似「虛構」的小說,其實是隱地自己的「現實」。《隱地極短篇》(一九九O)的封面有兩個小標註:「非小說」、「餐飲手冊」,足見隱地是既「遮蔽」又「敞開」,遊走在「虛」、「實」之間。

詩人陳義芝(一九五三–)在初讀《隱地極短篇》時曾讚美「人生的光譜、社會萬象,都在一個銳利的鏡頭下顯影。」兩年後,陳義芝說:「不得不佩服由覓食這一行動鑑照人生的點子,具有創發精神,是帶著飽滿的藝術張力,是一次大膽的行獵︱對準流動的人、流動的景、流動的時間和思考。」所以,《隱地極短篇》是隱地寫實地披露出他「對城市的愛與怨,對生命的迷與醉。」

隱地在長篇小說《風中陀螺》中即坦言「我的想像世界,就是他(段尚勤,小說裡的人物)的經驗世界。」年輕學者楊晉綺引述法國文評家蒂費納.薩莫約瓦(Tiphaine Samoyault, 1968-)言論,斷言「隱地在《風中陀螺》裡總匯、複述、追憶和重寫舊日『生命典籍』(詩歌、極短篇和隨想)塑成了小說裡極高的互文特性」。亦即是,如果以「隱地藏史」、「隱地無隱」的中心旨意,看待他從早期到近期的大小篇幅的小說創作,仍然是貼身飛行!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Leave a Reply

eleven − 5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