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九o年代》借序

《回到九o年代》借序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在《一千個世界》中,全部文字表現出的,莫不是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年輕一群的內心裡的痛苦與掙扎,隱地忠實的寫他自己和他的朋友……
他渴望愛情,也尋找,但在這個雜色的廣大世界中,缺乏那種等待白馬王子的公主,女孩子隨便而現實,沒有純真,也分不清靈與慾,隱地的情感生活由於他自己的道德尺度,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使他過得很痛苦,悲觀而且有一點憤世嫉俗,於是有許多隱地的影子在《一千個世界》中出現,〈一個叫段尚勤的年輕人〉中的段尚勤,〈純喫茶〉的鄭思莊,〈一千個世界〉的景蘇,〈有一種愛情〉的侯天一以及〈五線譜〉中一再失意的鄧全揚。在這許多人物中,我們看到了一個很可愛的年輕人的影子,有時熱情、快樂,有時憤怒、憂鬱,在慾的引誘中,他有限度的同流,但絕不合污,他時刻自我提醒著:不要迷失了自己。我喜歡隱地,因為他純潔,正直,寫出來的東西也是乾淨俐落,不躲躲藏藏,敢說敢寫,敢面對現實,事實也告訴我們,他也有迎接一切打擊的勇氣,努力肩負起痛苦的十字架,走向年輕人正確的路。
隱地自五十七年五月開始主編《青溪雜誌》,由於這是一份文藝性刊物,又因他在學校學過編輯,隱地對這份工作狂熱的愛好,他說他喜歡跑印刷廠,喜歡接觸鉛字,喜歡和排版工人聊天,隱地的一口不太標準的臺灣話就是從印刷廠裡學來的。
《一千個世界》之後,他又出版了《隱地看小說》和《一個里程》,隱地對文學的熱情、抱負和構想,我們都可從這兩本書裡看出來;莫里哀說:「我們對文學的愛好,主要由於其深長持久的人性關係。」從隱地的《傘上傘下》到《一個里程》,我們可以看到他正努力的闡述著可貴的人性,或親情,或愛情,或友情……至於是否能達到「深長而持久」自然有待於作者的努力,諸如須嚴格要求在文字上再求圓潤,結構上再求謹嚴。隱地年輕,有衝勁,希望他永遠熱愛文學,一如在學校時不停的讀,不停的看,不停的寫……

──寫於民國五十三年三月;五十七年七月改寫。

古橋
本名張作丞(一九三六──二○○七),原籍瀋陽市,生於北平,長於臺北。古橋出道甚早,就讀成功中學時,與尉天驄為同班同學,是詩人紀弦的學生,跟著紀弦寫詩,當時筆名艾迪,一九五三年就在《公論報》藍星詩頁寫詩,艾迪早期詩作極富浪漫氣息,後考上法商學院,僅讀一年,又轉到政戰學校九期新聞系,改筆名古橋,開始寫散文和小說,在《中央日報》副刊極有知名度,《聯合報》副刊亦時有作品刊出。
古橋曾任新中國出版社《國魂月刊》主編八年,曾與沈臨彬、王愷、隱地合出詩集《四重奏》(爾雅)。
古橋和隱地同班四年,都熱愛寫作,兩人相互較勁,隱地曾說:「在我漫長的將近五十五年寫作生命裡,影響我最大的一個人就是古橋。」

 

Pages: 1 2 3 4 5

Leave a Reply

1 − one =

爾雅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