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九o年代》借序

《回到九o年代》借序

Category : 書序與跋

我友隱地的情感重心是中學生活,他的天堂是在S形的奇岩路、青青雨裡的觀音山,友情的音符在二十歲的大孩子裡跳躍,在他環山的校舍,夢朧朧的雨後校園,他塑造〈傘上傘下〉韋小茜的影子;他塑造〈遲〉康蓓蓓的影子;他塑造〈摯友情深〉裴燕玲的影子;他塑造〈榜上〉崔雲雲的影子……友情的重壓使隱地的文章,時而快樂,時而憂鬱,小說本身自然色彩繽紛,美不勝收了。
對於年輕人,愛是具有相當神秘的感受,隱地愛過,也被愛過,因此在他的文章裡,把所有的影子聯結起來,就是縷縷美妙的情煙,在思想裡嬝嬝上升,由於他們真實,因此也正能表現隱地的才華,文筆如行雲流水,沖激著讀者的感情。
中學的隱地是個被友情包圍的寵兒,透過隱地的筆,一個個可愛的身影在文字中出現︱懼怕數學的雷程,怯生生的喬南亞,活潑潑的駱燕燕。(見〈傘上傘下〉)淳樸的孫厚生,失戀的金雷(見〈遲〉),讀官校的沈維達,愛寫作的謝家琪(見〈摯友情深〉),缺門牙的小蔣,長頭髮的刑文蕙(見〈昨夜夢魂中〉),都是一些可愛的面孔,每一個被中學愛過的人,都可以感覺到他們就在你的四周,而隱地更以流暢的筆使他們在紙上呈現,爽朗的笑,傷心的哭,榜上的狂歡以及榜下的飲泣,隱地憂鬱而坦誠的描繪了。
友情和愛情充實了隱地的思維,親情似海使他由憤怒、激情走入冷靜和沉思,而《一千個世界》的出版,使隱地的作品更深刻而成熟,也是他寫作生命的一個重要階段,跳出了虛浮的窠臼,站了起來,雖然寫的仍然是生活的苦澀,而苦澀得並不使人感到淒冷,正如他在《一千個世界》後記所說,「生活是一條鞭子,它無時無刻不在抽打著我們,其實,這就是我們活著的意義,不屈服,不低頭……。」於是他提起筆,投入莊嚴而深沉的思想的理智的海洋中,「純潔而熱情的寫出人生給他的真正感受」(見王鼎鈞先生代序)。

Pages: 1 2 3 4 5

Leave a Reply

one × 5 =

爾雅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