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與西門慶》後記

《手機與西門慶》後記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後記 隱地

王鼎鈞、琦君、林海音、白先勇、余秋雨、齊邦媛、隱地⋯⋯等知名文學家,都曾在爾雅播下一粒文學的種子,一九七五年七月,爾雅出版社成立,文學界暱稱為「五小」出版社 之一的爾雅(其餘四家為純文學、大地、洪範、九歌),每年持續出版二十種書,四十年來累積了八百種叢書,堅持文學的姿態始終如一。走過文學風氣鼎盛的七○、八○年代,來到書市銷售曲線直線下滑的這個時代,爾雅見證著台灣文學出版的興起衰落、依然倔強地走到今天。二十八歲時創辦爾雅,如今風骨依舊的小說家隱地說:「要在有限的生命裡種一棵無限的文學樹。」儘管今非昔比,但爾雅的文學種子已然成長茁壯,成為一棵枝繁葉茂的文學樹,也庇蔭著後世喜愛文學的讀書人。

這是二○一六年一、二月號誠品書店《提案》(On the desk)上一篇〈二○一五年文化十件事〉被「列名第四」的一則紀事。作為爾雅主人的我,當然引以為榮,但轉過身,面對八百種爾雅叢書,眼看書的通路出現了大阻塞的問題,一時真還不知如何是好。

書是需要被人打開的。書渴望人的溫度。書需要一隻撫摸的手。書更需要一雙愛的眼睛。至少書要有自己的家。書店是書的第一個家,在書店裡,書才有機會被愛書人發現。透過書店,書遇到知音。書找到了自己的主人。

把書帶回家的主人,有時即刻展開閱讀之旅—帶進帶出,走到那裡,都帶著自己心愛的書。書讓主人的心靈生活充實;主人的喜悅愛慕之情,也讓書感覺賓至如歸。

Pages: 1 2

Leave a Reply

nine − 1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