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在,因為歌,因為愛》序

《我存在,因為歌,因為愛》序

Category : 書序與跋

鍾光榮曾為他出書的事,接洽了不少出版社,卻不得要領。他還談妥了和鄧禹平素昧平生的席慕蓉。也答應要為他畫插圖。但是找不到出版者,卻讓鍾光榮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能出書,在經濟上也許會對他有所幫助,因為他目前還在注射一種恢復記憶力的針,針費昂貴,如果沒有外力的支援,對他來說,恐怕就要陷於困境了。」鍾光榮雖然在盡心盡力,他卻覺得有些無能為力了。

鄧禹平已經為詩集寫好了扉頁和詩集名,那就是他最短的自傳「我存在,因為歌,因為愛!」

當我把上面這段報導刊在民國七十一年十二月五日的聯合報綜藝版上,當天的一大清早,我還睡夢中,就來了一個想不到的電話,是純文學出版社主持人林海音女士的。她說她讀了前面的這篇報導,首先就回憶到二十多年前的一件往事:民國四十八年她的風靡一時的長篇小說《曉雲》出版以後不久,鄧禹平舉行個人畫展,她去看畫展,發現一張長髮女郎的側面特寫畫像,鄧禹平告訴她,他是《曉雲》的讀者,他心目中的女主角「曉雲」,就是這個樣子。她手中還存有她和鄧禹平當年立在畫像前的紀念留影。她和鄧禹平並不熟,但在她記憶裏,鄧禹平在詩壇曾經頗為活躍,在她主編《聯合副刊》期間,也曾刊載過他的詩作,近來卻鮮見他的作品,偶爾也會想起,不知道他在忙些什麼。

見到報導後,才曉得鄧禹平的近況並不理想,想起往事,林海音深覺世事滄桑,她期望能幫助鄧禹平出版這本詩集,不知有誰已經捷足先登了嗎?天哪!這一大清早,那兒還有像林海音這麼熱心的人呢!我立刻打電話給「小朋友」鍾光榮,他聽了眼淚都掉下來了。

就這樣,這本詩歌集就要出版了,全書有溫厚的愛,浪漫的情。

說來,鄧禹平真是個幸運的人,雖然中風行動不便,但他還能運筆自如,思路細膩,字裏行間都有讓人怦然心動的甜蜜。

他的幸運還不止一樁,在「頤苑」裏,還有位疼他如己出的乾媽,凡事替他料理得妥妥當當,出錢又出力,根本不須他煩一點心,那位乾媽還是位中將夫人呢。

林海音知道他如今處境不盡理想,想幫助他,又不傷他的自尊,所以建議他,除了近年,應當再選些更早的作品整理出來出版。結果共選出八十六首。

畫風自成一格的席慕蓉,在知道了鄧禹平的近況後,雖然素昧平生,但基於同是文人的一份情,慷慨義助,為他的詩配了二十幅深饒創意的針筆畫。細膩的針筆畫,為詩更添了靈魂,詩情畫意躍然於紙,溫柔與瑰麗並重。
病中的楚戈,也抱病而義不容辭的揮筆,他的一小幅一小幅有著象徵意義的線條,揉和了無限的友情和愛心。
對於這一切,鄧禹平心存無限感恩,尤其是他的「小朋友」鍾光榮,相識未久,卻為他做得最多,如果沒有他穿針引線,根本沒有今天的一切。

六十歲的鄧禹平說,如今什麼都沒有,只剩下了詩,詩是他心中的秘密堡壘,如果沒有了詩,他就會崩潰了。
雖然境遇坎呵,但他心中卻滿是溫柔的愛,讀他的詩,會憶起年輕的歲月,如飲愛之醇醪。

Pages: 1 2 3 4

Leave a Reply

3 × 5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