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在,因為歌,因為愛》序

《我存在,因為歌,因為愛》序

Category : 書序與跋

這本詩集的出版經過—代序 黃北朗

「高山青,澗水藍,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這首在海內外流行了三十年的歌,很少有人不會唱,但是作詞人卻已鮮有人知。當年二十啷噹歲的鄧禹平,如今卻隨著流失的歲月,垂垂老矣,在養老院裏啃嚙著寂寞。當他偶爾再聽到自己寫的〈高山青〉,更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在新店前往烏來的路上,曲折的小徑裏,有座整齊雅潔的養老院—「頤苑」,花木扶疏,冬陽洒落在花葉間,安寧又祥和。

輕推鄧禹平居處的紗門,咿咿呀呀的門聲伴著他一臉的笑,紅紅的臉龐,看起來親切而有精神。

今(民國七十一)年四月,本就患有高血壓的鄧禹平,突然中風,在榮總治療了兩個月,保住了老命,可也使他半身不遂,而且腦部受傷很重,記憶力衰退了,連提筆都是奢想。關心他的朋友,都擔心他從此沒辦法再寫詩、寫詞,去(民國七十)年的金鼎獎,豈不成了他個人的絕響?

但奇蹟不斷出現,鄧禹平憑持著堅強的意志,在醫藥的復健扶助下,手腳漸漸活動,藉助一種新發明的針藥力量,他的記憶力也開始恢復。

朋友們好替他高興,經常有人去探望他,給他打氣,住在「頤苑」的其他伙伴,知道他是一位有名的詩人,除了尊敬,也經常給他精神的鼓勵。

「這裏是天堂!」口齒雖不是很清楚,但他還是很喜歡說話,由於性子急,嘴巴卻無法配合他的快節奏,常常急得滿臉通紅。

他行動不方便,步履蹣跚緩慢,持筆的手,也不時發抖,但他的眼神卻告訴人,他有顆活潑而快樂的心,而且已將他的積極與喜悅傳染給別人。

在音樂圈工作多年,被鄧禹平稱為「小朋友」的鍾光榮,是最最關心鄧禹平的人。他常常到「頤苑」,陪鄧禹平聊聊天,聽聽鄧禹平對歌壇的期望,或者一塊兒讀讀詩;因為鄧禹平將近五年來的作品,很整齊的抄錄成冊,有些還加上小小的註解,這是他心血的結晶,亮給別人看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的。

鄧禹平透露了自己的心願,想把這些努力的成績,也是他視為「兒女」的詩作,集冊出版個人專輯。他在三十年前出版過一本詩集以後,便曾誓言,下一本詩集,一定要在回大陸才再出版,可能因為這次的病使他改變初衷。鄧禹平也是一位畫家,所以在美術界也有些朋友。同樣是詩人、畫家的老朋友楚戈,知道他想出專輯,不顧他自己也是在病後療養,立刻答應要為這本詩集畫插圖。

「他太好了,大家都對我太好了。」一點點友情,些許的援手,都會讓鄧禹平感動得頻頻讚美。在他的嘴裏,人,幾乎全是好人;在他的眼裏,人間更充滿了溫馨和友愛。

Pages: 1 2 3 4

Leave a Reply

3 + nine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