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詩人的囚與逃》後記

《臺灣詩人的囚與逃》後記

Category : 書序與跋

詩人的手套        夏婉雲

蘇紹連有一首〈手套〉詩,寫一位小孩以為紹連的雙手「是一副手套」,小孩以自己白白嫩嫩的十根手指頭伸進紹連的雙手裡,「在皮層下穿越, 穿越。」我從小就常常伸入父親的手套裡,體會父親的感覺,以此作為行為準則,不,是體會所有眷村叔伯阿姨的感受,各省的逃亂、各家的傷痛,所以寫商禽、寫辛鬱、秦松那個年代再自然不過,猶如寫隔壁的王伯伯。

秋風吹來了,我和蘇紹連同樣讀師專、同樣住校;猶記得在花蓮師專,我夜晚幾次從女舍走到教室長廊,只為聽一男生的笛聲;他向著點點星空,悠悠揚揚的吹出如泣如訴的笛聲,道盡那年代師專生的苦悶,我感覺星子們都低下頭來傾聽,那身影、那長廊四十年後仍在我皮層下穿越,穿越裡有嗚嗚咽咽的寂寥。那個清苦的年代,做師專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研究小學老師的紹連猶如把我的手,套進他的手套裡,猶如寫沾有墨跡的自己。

吹冬風的下午,猶記得洛夫等三人從臺北來花蓮座談,那年我十八歲,撐場面囁囁嚅嚅地提問:「詩中要表現哲學嗎?詩中可以表現什麼哲學,要如何表現哲學?」洛夫說了什麼我也聽不懂,那時我酷愛哲學。

Pages: 1 2 3 4

Leave a Reply

six + 2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