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地看電影_後記二

隱地看電影_後記二

Category : 書序與跋

時空交會的緣分–寫在爾雅四十周年前夕       隱地

一校、二校、三校、四校、五校……正日夜流著汗在為我的電影筆記校對,先是接到了誠品書店倪玼瑜寄來七月出版的《提案》(第二十六期),這是誠品創業二十五年來,首次大篇幅的報導爾雅,七月一日至三十一日選了二十種爾雅叢書,還為爾雅辦了一個難得的友情優惠特展,四千冊一下子衝進誠品,我心中忐忑的是,一個月後它們可不要全都退了回來(你看,出版人多怕退書)。

剛在心底感謝著誠品的周鈺庭、李秋慧、王木櫻、賴柔蒨、廖舒寧和簡浩淳等年輕朋友,接著又收到七月號《文訊》(三五七期),封面上印著「爾雅不惑 文學無限」,就開始心跳,打開八十一頁,一篇篇讀下去,我整個人越來越心虛,等到齊老師的名字出現,又讀完歐陽子〈爾雅與我〉,我已全部虛空,這是多麼矛盾,受人溢美,我應感踏實,但太多善意一起蜂擁而至,我卻落寞多於歡喜,四十年前的初心,四十年後的窘境,彷彿一覽無遺,我反而不像是一個實心的人。

這是生命的揭曉,也是翻人生的底牌,更是四十年後的時空交會—時空交會永遠是一樁神祕的事情。我在辦爾雅的一九七五年,絕不會想到四十年後會出現這溫馨的一幕,但太多的「陽光」也讓我不自然了。

Pages: 1 2

Leave a Reply

5 × three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