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娜花園_序一

碧娜花園_序一

Category : 書序與跋

詩的建築面積—劉道一《碧娜花園》序          白 靈

新詩走到了當代,幾乎向兩個相反的方向行進,不管是此岸或彼岸,不是向「詞費」的方向,要不,即是向「詞省」的方向。於是有些人競寫長詩為樂,要不,動則五六十行、七八十行,甚至上百行,長句冗詞晦字冷僻,非如此不敢為詩,或謂不如此則難以逃脫影響的焦慮,諸多重要文學獎的詩獎也均有意無意鼓倡著這樣的趨勢。

反倒是,提倡詞省的俳句、微型詩、小詩、九行詩、八行詩、六行詩、五行詩、一行詩、十行詩、百字詩等的聲音只偶爾出現,雖然有意與詞費的方向對抗,卻依然未獲重視或注目。

新詩走走停停一百年了,爭執難定的,似乎總是在寫什麼身上打轉,鐘擺似的非左即右、此一時若左彼一時即右,不是現實或超現實、即寫實或現代後現代,非民間即貴族、非平民寫作即知識分子寫作。但到最後,爭的似乎仍是語言問題,不論白或文或文白夾雜、方言或中文、口語或書面語、意象或無意象,不一而足,卻總未回到詩與簡潔或洗練或恰適的字數或行數的問題上來。表面上許多關於怎麼寫的問題,骨子裡仍然是對寫什麼的關心或質疑。

對身在北京的劉道一來說,這情況比臺灣更為複雜,基本上臺灣一甲子以來的新詩,發展得極為蓬勃,形式雖無定論或方向,傳承上較無問題。但大陸在一九四九至一九七六文革結束期間,新詩處境及發展相當困窘,因此改革開放後各種海內外的思潮蜂湧而入,七O、八O後出生者在成長中面對的各種影響就極為紛亂,加上地域廣大,接觸機緣就各憑本事,產生的新詩面貌個別差異性極大。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Leave a Reply

twenty + 19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