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過夜空的一顆白球》後記_柯書品

《畫過夜空的一顆白球》後記_柯書品

Category : 書序與跋

讓我們再相約看場棒球吧 柯書品

我在〈康士朗傳奇〉一文中寫到,「不是每個同學、朋友都像我這樣,用一生懸命的心情熱愛著棒球。有人到站下車,就會有人上車陪伴。」這看似有點悲傷的內心獨白,卻藏著對每一個曾上車陪我看球的朋友,無盡的感謝。我現在就想借用這小小的方塊,來謝謝一路上陪伴過我的「球友」們。

我的四舅余鵬,絕對是帶我進到棒球世界的第一人。除了陪我們一起看電視轉播外,一九八O年帶著哥哥跟我進場看了人生第一場棒球,對日後我成為鐵桿球迷,絕對至關重大。舅舅不是那種會在嘴巴上表達太多情感的人,卻會在行動上讓你感受到他對你的愛。一九九四年日本養樂多隊訪臺跟中職聯隊進行交流賽,舅舅相隔十四年再次陪我們兄弟倆一起進場看球。在舅舅的觀念裡,也許覺得看棒球就該用望遠鏡,於是他特地帶了一副全新的望遠鏡進場,我以為他真的要用這個望遠鏡來看球賽,但其實那是早就準備好要送我的禮物,至今我仍銘記在心。

講到舅舅,就會跟著想起老哥。從小最能一起聊棒球的非哥哥莫屬。小時候一起支持中華隊沒太大問題。等到職棒成立後,我們一龍一獅,問題就來了。為了瑞奇跟黃平洋誰比較強,我們可以爭論一晚上。職棒二年上半季一場獅象大戰例行賽,我倆一起到現場觀戰,因為那場比賽只要獅勝象,龍就能封王。於是我們又變回兄弟,一起反兄弟了。如今兄弟倆各自有了家庭,很少有機會一起看球,但只要每每經過天母棒球場老哥家附近,總還是會有想約他一起出來看場棒球的衝動。

Pages: 1 2 3 4 5 6

Leave a Reply

9 − 7 =

爾雅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