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歌我唱》後語_江青

《我歌我唱》後語_江青

Category : 書序與跋

這次選舞蹈《陽關》作封面,首先必須感謝隱地的建議,青霞極力附和,才幫助我作了明智決定。考慮下來有幾個原因:攝影家柯錫杰先生仙逝,我寫了緬懷他的文章,封面是他一九七四年的作品;作曲家周文中先生作的鋼琴曲〈柳色新〉,聽後觸動心弦,我編了《陽關》,也是我們第一次合作,二 一九年文中駕鶴西去,我寫了悼文紀念亦師亦友的長輩;而鄭培凱先生在序中還特別提到了這支早期舞作給他的印象;在我的自傳體回憶錄〈西出陽關〉一章中我寫:「而一九七四年作品《陽關》的出世,卻是我創作上的轉捩點–藝術生涯中的『陽關』。《陽關》是我保留下來的第一個現代舞作品,也是唯一的一個從創作完成至今未曾修改過的作品。也許是由於它和我某一部分珍貴的生活經驗息息相關,使我對它也就有一種莫可名狀的『偏愛』。」

由羅馬回到瑞典,宅在家中隔離十四天後,意外的驚喜是我發現了「世外桃源」。一直在想每天除了寫、就是研究吃、然後看書看到倒頭睡覺,太不健康,必須找個可以散步、曬太陽的去處。瑞典的暮春和初夏太美了,目前的情況不可能去島上獨居,怎麼是好?忽然想起我每次去島上經過的湖,但從來沒有下車看過,老是匆忙的馳往目的地,問漢寧怎麼去?他說:「就在妳住的水塔後面,有樓梯,拾階而下,不出五分鐘就到了。」

Pages: 1 2 3 4 5 6

Leave a Reply

14 + four =

爾雅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