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歌我唱》後語_江青

《我歌我唱》後語_江青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後語  江青

這是個沒有「花」的春天,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病毒如烏雲般覆蓋籠罩著大地,面對未來未知的命運,人人自危。我更是手腳無措、方寸大亂。羅馬歌劇院的排練因為疫情停擺,三月六日晚回瑞典斯德哥爾摩,臨上機,才發現家中鑰匙和錢包都不翼而飛,跟兒子漢寧求救,無奈他在醫院急診室值夜班,最後還是找到好心人–老友陳邁平,冒風險接機,解決了我的燃眉之急。

第二天清早,漢寧剛下班就來電話:「媽媽,我在高風險一線工作,妳是高風險年齡,又剛剛由高風險疫區回來,先隔離一段時間,我和孫女暫時都無法跟妳見面,妳千萬不要出門……」瑞典實施佛系「不封鎖」防疫政策,加上初期醫療設備的匱乏,導致太多人死亡,且人均死亡率曾冠居全球,這是我始料不及的。憂心忡忡兒子和他全家的安危,使我惶惶不可終日,獨自在家如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我知道必須孤獨面對困境,於是集中精神,坐下來、靜下心、埋下頭,寫!

林青霞知道了馬上自告奮勇:「讓香港《明報月刊》四月給妳文章留位,我去說!」三天後,三月九日就完成了〈叫停–羅馬歌劇院艾未未首導《圖蘭朵》〉速度之快連自己都不信。絕未料想到,鍵盤居然敲開了烏雲的縫隙,露出了一星點光亮,似乎照著我又召喚著我,於是一路往下寫、寫、寫!

Pages: 1 2 3 4 5 6

Leave a Reply

twenty + eleven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