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街七巷六號》序_亮軒

《青田街七巷六號》序_亮軒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屋中老少今何在,門外人車兀自流    亮  軒

爸,好久不見,您大去之後,已經有三十二個年頭了。我也老了,頭髮比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還要白,卻總忘不了小時候接到過一封您從國外寄來的短信,其中有一句話,您說司馬光平生不打誑語。我記住了,但總做不到,年近古稀,不打誑語的,真沒見過,可我自己決定,從此之後,守著腰裡的口袋小心的過日子,不求誰,也不怕誰,為的是,再也不打誑語,不實在就不作為。七十歲的兒子要跟您說,我就這麼孝順您了,雖然您大概也沒法知道。

這些天特別的想著您,想著您一輩子的窮,加上晚年的困,成天就只好栽在研究裡,這是我的猜想。知道嗎?您在世的時候,老有人反對您的說法,這個我也不懂。但是,為了最近的一點青田街七巷六號咱們家的事情,問了人,也有人主動跟我講,也上網看了看,這才知道,有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當年您的發現跟理論是對的,但您已經走了三十多年了。您要不要大笑幾聲?那種經典的?

爸,您晚年最操心的事情,現在可有了些發展。臺北市青田街七巷六號的咱們家,成了一個好像喚作文創什麼的,又叫黃金種子什麼的,讓您知道,一定又說別胡鬧,實實在在幹了沒有?什麼黃金不黃金的。您打算窮定了也似,那回年紀還小的弟弟拿了把什麼電視節目給的扇子,上頭有「錢來也」三個大字,您氣得一把就給扯了,罵了幾聲混賬。爸啊,您要是還活著,怕不整天就罵這兩個字兒。但是人家打算好好的把您的影子留下來,在稱作「青田七六」這麼樣的地方。

Pages: 1 2 3 4 5

Leave a Reply

seventeen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