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零》序_殷登國

《飄零》序_殷登國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子于.傅老師.我    殷登國

第一次見到傅老師是一九七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地點在西門町天琴咖啡廳。
那年暑假,我讀完臺大歷史研究所藝術史組一年級。一天下午,到臺大男生宿舍找好友陳秋坤;見他書桌上擺了一張名片大小的硬紙卡,上面寫著:
子于先生主講「性與藝術」
時間:八月二十七日晚七時
地點:臺北市武昌街天琴咖啡廳
我對性與藝術都極感興趣,便興沖沖地準時前往聆聽。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舉辦藝文活動的宣傳管道還是十分簡陋的,不得不印小卡片四處散發,也不知陳秋坤是如何取得此一資訊,促成了我與傅老師的一段師生緣。
在主持人馬凱照的簡短介紹後,老師準時登台,在昏暗的燈光下古今中外性藝術講了一通,真令人瞠目結舌。臺灣在七○年代初,資訊十分閉塞,警備總部對「妨礙風化」之類情事更是畏之如虎,全面封殺。二十四歲的我,純潔到沒看過一幅春宮畫,也沒看過一本明清章回豔情小說,對臺上傅老師的引經據典侃侃而談,真佩服得五體投地,深覺不虛此行。講完後亮燈,大家傳閱老師帶來的兩本硬面活頁剪貼冊,上面有許多中外的秘戲圖,像古羅馬龐貝城的春宮壁畫、中國晚清天津楊柳青的色情年畫等等,雖然是複製品,印刷也不夠精緻,還是讓人大開眼界。
演講結束後,我便斗膽上前,問老師可不可以私下拜訪他,聽他再多講一些這方面的故事?老師爽快地答應了,把他住和平西路建中宿舍的地址寫給我,告訴我怎麼走,歡迎我隨時去找他。此後,我就成了傅老師家的常客。

Pages: 1 2 3 4

Leave a Reply

nine − 6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