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蓉的散文_蔣 勳

席慕蓉的散文_蔣 勳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席慕蓉在〈我的記憶〉裡這麼清晰地描述—

我想,我是逃過難的。我想,我知道什麼叫逃離。在黑夜裡來到嘈雜混亂的碼頭,母親給每個孩子都穿上太多的衣服,衣服裡面寫著孩于的名字。再給每個人手上都套一個金戒指。

我在這裡沒有看到戰爭的直接書寫,但是看到了戰爭前「逃難」時一家人為離散落難做的準備。

臺灣戰後散文書寫一直持續著這個主題,是「戰爭移民」離亂到南方以後,安定一陣子,隔著一點安全距離對「逃難」的記憶。

席慕蓉寫〈我的記憶〉是在八 年代,那個時候,每天早晨,孩子跟父母道別,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沒有哪一個父母需要把孩子的名字寫在衣服裡面。
席慕蓉野心不大的散文書寫,並不想寫戰爭,甚至也不是寫「逃難」,而是在幸福的年代輕輕提醒—我們是幸福的。

我初識席慕蓉是在七 年代的後期,臺灣還沒有解嚴,我剛從法國回來,在雄獅美術做編輯,也在大學兼幾門課。席慕蓉比我早兩年從歐洲回國,結了婚,在大學專任教職,有兩個孩子,家庭穩定而幸福。

多年後重讀那一時期席慕蓉的作品感觸很深,〈我的記憶〉裡寫到「母親」被人嘲笑,因為逃難的時候,還帶著「有花邊的長窗簾」。別人嘲笑「母親」—「把那幾塊沒用的窗簾帶著跑」。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Leave a Reply

9 + twen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