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集》後記

《落葉集》後記

Category : 書序與跋 , 李長青

感謝在我心中始終是詩人而非出版人的隱地先生,他對我的提攜與成全,讓我感動。台北台中的電話「文學就是一國,我們都是文學國的子民。任何語言皆然,更無關乎省籍。」卓卓此言,教出版第一本詩集的我眼眶微熱,長者風範,諄諄彌山。想起「咖啡把歲月喝掉,舌尖的快樂是甜還是苦」珠璣圓融之句,希望我能以「枯葉將世界落盡,時光的容顏是悲還是喜」勉力相隨。

感謝撰序的向陽老師。我得到第一個文學獎時向陽老師即評審之一。評語到現在我還記得,對我產生莫大的鼓勵,此後,我竟然開始相信我是可以寫詩的,一直寫到現在,雖然天人交戰時而有之,猶樂在其中。

感謝與我平輩的性傑與梓評,他們均為優秀的詩人,在此之前,我們沒說過話沒見過面,只在報刊與文學雜誌讀過彼此的作品。性傑的詩,我讀來總感到濃艷的哀傷,儘管那些質素,往往為乾淨澄明的外衣所包覆;梓評的詩,淡恬、靜謐而自成綿延,有隱約的幸福,更有藏匿之苦楚。找他們兩位,因為欣賞他們的詩,也為了想聽聽「陌生人」對我作品的看法;捨棄了與我相熟的一些詩友,原因在此。

感謝為本書繪畫插圖的陳盈良先生,為了這些圖(包括閱讀我的詩)著實辛苦了好一陣子。也感謝爾雅出版社彭碧君小姐編輯上的協助與指導。感謝我的父母,他們都是不寫詩的詩人,生活讓他們平凡,更讓他們偉大。我寫的詩,與他們慈愛寬容的心靈相較,簡直微不足道。也感謝內人包容一個為了詩日常生活幾乎心神恍惚的頑童;很久以前聽說的:「詩人在歷史上是神聖的。如果住在隔壁,那就是一個笑話。」何況與之同住一個屋簷。歌詞「男人不過是大一點的孩子」說的也許是真理,對她來說「詩人不過是會斷句的流浪漢」應該更為貼切。

我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屬於自己的落葉,落在曉風殘月也落在星垂的平野,落在思緒坦平的大道也落在心神馳騁的彎路,落在自己的意識與潛意識,落在心田某個清楚或模糊的位置,像世事變遷,蒼蒼鬱鬱,蔚蔚離離;或者,我們每個人都曾經是一片落葉,飄若游雲矯若驚龍,因為忘不了降落途中的風景,才又回到這個世界……

Pages: 1 2 3

Leave a Reply

3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