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集》後記

《落葉集》後記

Category : 書序與跋 , 李長青

後記 李長青

現代詩之橫的移植與縱的繼承,作為一名寫詩的人,我希望在一首詩完成的過程中盡量無所悖逆,甚至互為援引;文學之為藝術,美學與技巧必須兼具,許多詩句的畫面常是忽隱忽現、若即若離的。書寫落葉,無論寫實象徵,物器鬼神,為了一個相同的主題,我反覆進行試驗,希望在場景不斷變換的詩行中專志創新任何未曾嘗試的詩藝表現,飛越淮南子書中「見一葉落而知歲之將暮」給世人的既定印象,開拓現代詩語言的疆域與風貌。落葉之於我,已然是一道胎記,縈牽不去;形式之拆解與實驗,語言之轉換與獨立,主題之深鑿與變異,詩義之撞擊與揉合,這些落葉,早已潛入血管心脈,動魄勾魂。

落葉系列一共寫了八十一首,整理出版時自覺編號七十至八十一的台語詩,詩意較為薄弱,語言亦未臻至應有的美感層次,遂忍痛剔除;一至六十九之中再刪去數首,最後得詩六十四首。我相信詩與它的編號(題目)也是緣分的一種,因此刪去的部分就讓它空著,沒有依序遞補,故六十四片葉子皆擁有自己原來的號碼與肉軀,除了方便對照,這些編號其實也大約是當初寫作的時間順序。我迷信一些奇怪的數字,原本的九九八十一,後來的八八六十四,皆是如此。

寫作此系列的三年中,我仍同時進行其他系列及一些零散的書寫,無論形式、體裁、句法甚至口吻,不同主題間的轉換多能彼此相安,無所衝折。童年時期與學生時代背誦過的詩詞常常斜倚而出,流金鑠石,如杜甫「渭北春天樹,江東日暮雲」之景,王維「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之情,韓翃「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之暗諷時政,李義山「長河漸落曉星沉……碧海青天夜夜心」之借事抒遣,李白「明朝掛帆去,楓葉落紛紛」之慨,孟浩然「木落雁南渡,北風江上寒」之思鄉情懷等等,皆豐富了我想像落葉的內涵,落葉的面目因而更為豐盈繁複,可以像巖穴歸隱之士,也可能是斷梗飄蓬之莖,可以草萌華采,惠風和暢,也可以桀驁不馴,朔風野大。

Pages: 1 2 3

Leave a Reply

nineteen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