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集》 序

《落葉集》 序

Category : 書序與跋 , 李長青

一九七五年生的李長青,從一九九八年以詩作〈開罐器〉被選入《一九九八年台灣文學選》而崛起詩壇,創作力旺盛,曾先後獲得吳濁流新詩獎,以及近二十個文學獎,可說是當前台灣新世代詩人頗受矚目的一位。他的詩,早期從寫實主義出發,對於台灣社會現實具有敏銳的觀察和批判,同時在語言的運用上也能駕繁於簡,明澈乾淨地表現詩思;近期以來,則試圖結合後現代主義的書寫方法,從物象與現象之中,挖掘內在意涵,甚或顛覆既有意涵,重行拼貼、再構,表現新的詮釋,或抵消舊的意義。

《落葉集》這本詩集所收六十四首落葉詩,就鮮明表現了他的此一企圖:有些詩,他循著固有的符號系統(文化系統)操作落葉的釋義;有些詩,則又放任「落葉」作為符號的任意性,讓落葉「興風作浪」,自足地演出新的可能、多義的丰姿,因而構成了落葉的六十四種不同姿勢,表現出詩人對於「落葉」的六十四種感覺、心境和詮解。這樣的企圖,相當宏大,因此,詩人必須在固定物象「落葉」之前,掏盡心思,默觀凝視,以窮落葉之姿;詩人也必須面對固有符號系統和文化系統的桎梏,面對現實世界與心靈世界的既有思維,重新架構一個語言世界和符號系統。如此才能創造新的感覺,賦予「落葉」新的生命。

從這個角度看,這本詩集顯然是在如此的書寫計畫下完成,詩集共分「更遠的天涯」、「完成以及,未完成」、「何草不黃」、「薨薨蟲鳴」、「我獨自穿越森林」、「彼日下晡」等六輯。六輯輯名可約略看出李長青的書寫策略。輯一將落葉擺置於天地自然與人文思考之間,探看「落葉」天涯飄零、覓尋泥土與落腳之處的無奈(或平靜),因此,落葉可以是自然的「躺在出生的地方」(第一首),可以是「一首詩/滂沱於換行之間」(第三首),也可以是戰爭與歷史飄零(第七首),可以是「大地的拓印」(第十首)。這輯詩作也試圖翻新「落葉」舊符指「飄零」的意涵,讓落葉和土地結合,因為土地而獲得「圓滿」的新意(第十首)。

Pages: 1 2 3 4 5

Leave a Reply

8 − e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