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六O年代》自序

《回到六O年代》自序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困境,眼前的確面臨困境。文學整體板塊陸沉,並非某一位作家的書能銷、或某一位作家的書不能銷,現在出版社面臨的困境是隨你出版什麼書,出一本死一本,以前說詩是票房毒藥,其實長篇小說比詩集好不到那裡,短篇小說能銷嗎?從爾雅停辦超過三十年歷史的「年度小說選」就可明白,短篇小說早就沒有市場。那麼,中篇小說又如何?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中篇,從來就是一盤死棋。看來,文學書似乎只有靠散文獨撐大局。錯,散文時代已經過去,幾支散文巨筆,對讀者早已失去吸引力,文章寫得愈好,讀者變得愈少。這又是什麼歪理?因為真正重量級的散文家,一字一句都具功力,千錘百鍊擲地有聲的文章,讀者自己也需具備水準,我們廣大的青少年讀者群都到網上遊樂,對於講究的文字並不領情,反而只想讀些淺俗的口白或是搞笑的漫畫,傳統的散文讀者,也都臨老凋謝地流失了。

這樣說來,文學書完完全全沒有希望了嗎?

做為一個從事近五十年的文學出版人,我對文學仍此心不渝,所有的霉運都已來臨,霉運的後面可能還有霉運,但文學真的是一個花圃,一片花海,人的磨難,人的挫折,如果肯停下腳步,到花圃和花海裏呼吸一番,就不會夜夜失眠。文學能治癒我們的心病,文學世界裡的恩怨情仇,能釋放我們的心結,能讓我們一顆心柔軟下來。

我們活著的世界僵硬冷漠,終有一天,那些追趕「速度」的人會回心轉意,只要有一天有人肯打開一本文學書,他就會發現人文世界多麼美好。所有美好的,都是緩慢的,「慢慢走,欣賞啊!」當大家都放慢腳步走進文學的花圃,我們這些死守著「文學」的小眾出版人,會發現自己一生的堅持是正確的。我們做的文學夢居然一切都是真實的。放眼四周,會發現到處都有人在熱情的參與讀書會,什麼時候讀書會已經成為我們每個人生活的一部分,全省各地大小鄉鎮,幾乎都有讀書會帶領人培訓,而且,最讓人興奮的,早期的讀書會大家都選實用的書,希望透過讀一本書,就能解決生活中的各種問題;如今許多讀書會開始懂得讀無用的文學書,只為欣賞而讀,只為追求文學的美,只為快樂而讀書,啊,一個像歐洲一樣的文學氛圍,看來就要在苦悶的臺灣社會爆裂開來。

一個美麗的文學世界是可以期待的!

Pages: 1 2 3 4 5 6

Leave a Reply

2 + twenty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