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鎮醫生的愛情》後記

《小鎮醫生的愛情》後記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只因多取一瓢飲   郭明福

《小鎮醫生的愛情》民國七十三年就出版問世,而我是受託校對新版,在一○四年才首讀蕭颯這本長篇小說,我和此書遇合的機緣,還真來遲了些。

我曾以〈浮生若夢〉為題名析論《如夢令》,以〈多重變貌的人生〉當篇名評介《我兒漢生》,至於我借成語〈紅顏命薄〉論說《十一個女人》,對於收在那本短篇小說集裡的〈小葉〉則特別著墨!這是一個一九五三年生的讀者,對一個一九五三年出生的傑出小說家的致敬。但傑出小說家的「缺點」,就是作品每每讓人感到沉重,所以在讀過《死了一個國中女生之後》,我就開始「逃避」蕭颯,直到我與《小鎮醫生的愛情》的新版稿樣「狹路相逢」。

然一本書延遲三十一年才讀不無好處,比如由今視昔,時間這把最好的量尺,自動幫我們檢測出書的分量價值;又例如有關作者的資料增多,加強我們了解其作品之精神命意。像三六O期《文訊雜誌》刊出〈臺北殺手座–專訪蕭颯〉一文即是。

蕭颯接受張俐璇專訪,憶過往、談生活、論寫作等等,這是難得露面的蕭颯少見的談論自己,由其自述中,我得知她師專畢業後,最初被分發到金山任教,然後是淡水,且招認在生活空間的來往挪騰上是絕對的臺北人,笑說自己患有「離開臺北焦慮症」……

讀過《小鎮醫生的愛情》,再看了蕭颯的告白,我登時恍然:難怪醫生王利一鬧失蹤,未告知任何人而前往的所在是金山;難怪王利一在北投喝完花酒下山可坐火車回診所,難怪希望改變現狀的都想去臺北,從王利一的情人劉光美、機車修理工的賴國寶、洗頭小妹的羅素幸、工廠裝配線女工的邱碧圓,到打算開貿易公司的王在平……

是的,臺北象徵機會和遠景,來不了的羨慕來得了的,像劉光美是來了,但進入模特兒行業所做的,都是大違她本性本願的事,她遇見的人,蕊塔、茱莉、羅迪、顏先生等等,每一個背後都有故事,臺北的複雜,不是連投票權都未具備的光美能參透。

其實何止來自山上的劉光美不理解臺北,我們這些在臺北已住幾十年的人又對大臺北懂幾分?不過,畢竟蕭颯在《小鎮醫生的愛情》裡只是把臺北當場景,對於王利一與劉光美的愛慾糾葛,也不強調是「羅麗泰情結」對上「戀父情結」,她書寫的重點、探索的主題,是人性,是人的困境,是人生的種種無可奈何。

王利一只是發展了一份「額外的情」,造成的後果是妻子月琴中風淒涼死去,兩個兒子一個兒媳痛苦尷尬,他和光美要終生負疚,而光美致歉的方式是選擇離去。

一切肇因於「只是多取一瓢飲」,表面上,二十五萬字包覆的重點是一樁「不倫戀」,但我們知道蕭颯關注的是層次更深的東西。蕭颯書名叫《小鎮醫生的愛情》,很慧黠,也在考驗讀者的鑑賞力。


Leave a Reply

3 − one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