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在,因為歌,因為愛》序

《我存在,因為歌,因為愛》序

Category : 書序與跋

朋友們都知道他結過婚,也算得出來,兒女如果都在身邊的話,起碼也都三十出頭了,沒人搞得清楚他為什麼會變成孤家寡人的,都覺得這恐怕是他的傷痛,誰也不願去觸及。但是他的詩裏或歌詞中,卻常有說不盡的纏綿的情愛,都被他描繪得動人而又溫柔,讓人連想到,他必然擁有一份說不出的愛,但他不承認。

「我,只是幫別人發抒感情。」有時候他也會改口說,「有的感覺雖是自己的,但也已經過去了,不能再提。」

他有首歌詞這麼寫的:

傘的花朵 只在雨中綻開,
雨一停 它就枯萎。

傘的花季 最大的是清明前後
梅子將要成熟時節。

傘是一個可摺疊 可帶走的屋頂。
傘是一個外出的家……

傘是一個獨立的宇宙,
傘下只容得下你和我。

當你不來的時候;
傘下一宇宙的溫馨,
便換成了一宇宙的寂寞。

這首〈傘的宇宙〉,得到去(民國七十)年的作詞金鼎獎,當時他還健康,抬頭挺胸跨大步的上台領取這份榮譽,那時候的他,快活而又神氣。

另外一首〈我送你一首小詩〉,也得過獎:

我送你一首小詩;
用草原寫上羊群,
用藍天寫上星星。

我送你一首小詩;
用碧波寫上海鷗,
用地平寫上朝霞。

我送你一首小詩;
用稚心寫上憂鬱,
用眼睛寫上愛情。……

我這一首小詩呵!
藉不停的流泉向你朗誦,
藉無盡的細雨向你傾吐……

他將感情如此圓潤、成熟、深刻的表達出來了。

Pages: 1 2 3 4

Leave a Reply

14 − nine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