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與文,山與海–相遇在爾雅書房的立冬午後

詩與文,山與海–相遇在爾雅書房的立冬午後

Category : 新書發表

人生不外乎兩條路:一條大家都在走的路,與一條不起眼甚至雜草叢生的崎嶇小路,但可能可以看到不同的風景──就像陳義芝當初從教職轉戰聯合報時的思索。擔任聯合報副刊主編多年的陳義芝,常被人問及如何入行,他覺得就是「內功:文學知識」與「劍法:文學技巧」的展現。寫作的人可以有兩輩子,一個是現實生活,一個則是對於生活的反思轉化為精練文字再記錄下來,形同再活了一次。

陳義芝覺得散文只有1200字厚度稍嫌不足,1800字的話就能顯現出厚度來了。例如《歌聲越過山丘》中談瘂弦〈趨於樂而困於禮的靈魂〉、談楊牧〈遙望或者親近〉、參加文藝營的漁夫〈海濱漁夫〉和尋訪蔣勳所提的「金剛寺」〈最寂靜寺院〉等篇。當他娓娓敘說愛好文藝的漁夫所遭遇的變故與打擊時,陳義芝流露出悲憫之情;只有周日才開放的金剛寺,一山的空寂,整座寺院彷彿能容納萬物的虛空,所以「當山門緩緩關上,我的心仍然敞開著」。

貴真老師提問:如何尋找詩的靈感?
羅任玲引隱匿的一段話:「詩是無所不在的,只是我們經常不在。」認為文學就是生活本身,心中應該有個按鈕或控制,隨身帶小筆記本,當有想法時趕緊記下,等靜下來時再來整理發展。

Pages: 1 2 3 4

2 Comments

Avatar

余先生

2018-02-05 at 1:11 下午

老師好,
貴社組織過多次作家簽名活動,請問如何購買呢?我在大陸上海市。

    Associate Editor

    Associate Editor

    2018-02-08 at 11:27 上午

    你好:
    可在本網站上,直接訂購所要的書。
    謝謝!

Leave a Reply

5 × four =

近期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