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田長青》序_隱地

《詩田長青》序_隱地

Category : 書序與跋

詩可以寫歷史,可以寫地理,可以寫認同,也可寫時光,更可以寫我們的內心,顯然,詩無所不在,詩是小精靈,在門外,在路上,在門內,在內心,明與不明,顯與不顯,均有詩魂,人,只要肯和自己對話,詩心常在。

詩也在野外四周,譬如李長青舉薛赫赫的兩句詩—

黑夜的水田睡在陰影中
睡在自己的寂靜裡

人,只要關心我們的世界,用自己的眼睛,關懷的眼神,立即發現:人世間處處有情,大自然的任何景點,遠望近觀,全是一幅畫,一首詩。

如果你缺少銳利的眼睛,只要敏感度夠,在芸芸眾生裡,無法以詩眼捕捉靈感,不要緊,我們可以靠想像力,請讀李長青以廢名的一首詩為例—

我立在池岸
望那一朵好花,
亭亭玉立
出水妙善,—
「我將永遠不愛海了。」
 花花微笑道:
「花將長在你的海裡。」

有了這樣豐富的想像力,你怎麼可能寫不出詩?

Pages: 1 2 3 4 5 6 7 8

Leave a Reply

5 × 5 =

近期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