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走了,小孩老了》序_隱地

《大人走了,小孩老了》序_隱地

Category : 書序與跋

突然說起這段往事,無非是想說,啊,那真是一個出版狂熱的年代。書店為了出版一本書,負責人來來往往地和相關人士見面,詳談,等到書出版後,立即在報上刊登廣告,還經常是第一版左右橫跨的三全批,只要新書一出,好像全臺灣的人都知道了,然後,我們的書,還會出現在書店的玻璃櫥窗裡,書的旁邊,還有一籃雞蛋,雞蛋邊上,放著一張照片和一行題字—-播種者胡適寫的「要怎麼收穫就怎麼栽」。

幾天前孟能先生還出現在我的夢裡。他正像醫生一般,一個一個輪流和要見他的人說話,而我,正在會客室外排隊等著見他。

既往矣。當年為我們出書的蕭孟能先生早已作古;而和我一起出書的九個人中,趙雲和邵僩,先後告別人間,剩下七位,當年任教於北一女的江玲去了美國,就像斷線風箏,而當年寫〈拉東那莫畢利〉的舒凡,時年二十三歲,他的象牙色顏面,看來多汁潤滑,我從來不曾看過男生會有那麼好的光滑皮膚,難怪三毛一看到他,就要把電話號碼寫在他的手心裡。仍記得文星為舒凡出版《出走》前後,三毛總跟進跟出,跟在舒凡身後,原來她負有任務,為舒凡的新書調配封面顏色,啊,那些在風中,兩人牽手走在街角的畫面,怎麼至今我仍揮之不去。

Pages: 1 2 3 4 5

Leave a Reply

4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