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種字,你收書》序三_封德屏

《我們種字,你收書》序三_封德屏

Category : 書序與跋

文學人甘於寂寞、長久被邊緣化的宿命性格,讓我們在做一些喜歡又有理想性的事情時,並沒有太多現實層面的考慮。

許多朋友不忍看我如此勞累,紛紛建議我向企業界募款。的確,早些年我也勇敢的寫了好多封自認情意懇切的信,但都石沉大海,杳無音訊。我想一則人微言輕,再則,企業家和大多數人一樣,長久以來忽視作家、文學創作及閱讀,對提昇自身和社會文化的影響力;或許也因為政府部門對文化、藝術的表現,多冀求能立竿見影,造成文化內涵日漸淺碟化的結果。

企業家對文學閱讀與出版冷漠的印象,一段時日後,在和碩童子賢先生以及幾位企業家用具體行動贊助,得到改觀。去年開始,童先生對《文訊》實質的協助與鼓勵,讓我們度過支付龐大租金壓力的難關,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往前邁進;還有許多人,一直以來憑一己之力,也不斷積極的協助《文訊》。衷心感謝!

未來如何也許不能預期,但我最在意也最想記得的是,有一段好長好長的路程,曾經和許多親愛的伙伴攜手同行;沿途周遭,有許多熟悉的、殷切的、熱情的面孔,替我們吶喊助陣、加油打氣,為我們送上熱飲、披上冬衣。這是最值得的,為留住這些美好時光,我們跌跌撞撞、顛簸前進,縱使皮破血流,但心中是滿滿的喜悅溫暖。

附記:任職《文訊》邁入第三十五年,本文節錄、修訂自二七三期「文訊二十五週年專號」感念文。

Pages: 1 2 3 4 5 6

Leave a Reply

18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