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序_白先勇

《回望》序_白先勇

Category : 書序與跋

江青是一位嚴肅認真、努力向上的舞蹈家,她初到美國對於現代舞這個行當並不熟悉,但她肯學,憑著她的聰明、藝術感性及原有的基礎,居然在現代舞這個純粹西方的藝術領域裡,開出了一朵奇葩。江青掌握到一個原則,舞蹈就是用肢體語言表達了一個民族的文化。現代舞的形式是西方的,但一個東方舞者跳出來的舞蹈內容可以是東方的,如何結合東方與西方,這便是江青一直在苦苦追尋的議題。江青有幸,結識了一大群富有才情的各界藝術家,幫她完成了她的舞蹈事業。她跟高行健合作的《聲聲慢變奏—-取李清照詞意》便是一個成功的例子。高行健是個徹底的現代主義作家,尤其是他那些劇作,完全採用西方前衛劇場、荒謬劇一類的形式,但內容還是隱藏了一個古老的中國在裡面。江青跟高行健兩人一拍即合。高行健一九八七年特別為江青寫下一部詩劇,改自宋朝女詞人李清照著名的閨怨詞〈聲聲慢〉,把起首的十四個疊詞無限延長,演變成一齣纏綿不休,迴腸盪氣的舞劇,一千年前的閨怨,在現代舞台上化作了現代人的徬徨無著。這齣舞劇一九八九年在紐約古根漢博物館首演。二OOO年高行健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聲聲慢》舞劇就更加當紅了。就如同二OO二年江青為香港舞蹈團製作的舞蹈詩歌劇《大地之歌》一樣,她把創作編導的心路歷程巨細無遺的都記錄下來,這對於欣賞她的創作,有很大的幫助。《大地之歌》改自馬勒(Gustarv Mahler)的交響樂,馬勒的《大地之歌》很奇特,是受了德譯唐詩的啟發而作的,尤其是李白的詩,因此特別抒情,有東方韻味。有意思的是,這些譯詩有一兩首竟找不到中文的源頭。江青聰明,找來鄭愁予用現代詩還原譯作,鄭愁予本人的詩以音韻優美見長,又採用莊 的畫作背景,這兩位都是臺灣現代文壇現代藝術的佼佼者。又一次江青以舞蹈作了東西方的結合。

江青似乎喜歡結交有「反骨」的人士,李敖、艾未未,以及劉賓雁(《故人故事》)她都花了很大的篇幅描寫他們,江青本身好像也有這樣一塊骨頭,綜觀她的一生所作所為,稱得上是一位特立獨立的「俠女」(李歐梵語)。當然她也尊崇有學問的人,書中專訪余英時先生,是一篇珍貴的紀錄。余英時是史學界泰斗,他的學養令人高山仰止,但他對共產專制毫不妥協的批判精神才真正令人敬佩。他是儒家的「弘毅之士」,現在像余英時先生這樣風骨的學者,已不多見。

Pages: 1 2 3 4 5 6

Leave a Reply

one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