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繾綣》序_隱地

《昨日繾綣》序_隱地

Category : 書序與跋

做了一甲子的筆友,老友想出本書,能不幫忙嗎?何況重讀他當年這些舊作,發現他寫的題材,透過他的小說,讓我看到自己的「大青春氣息」(符兆祥當年對我的評語),是的,衡茂小說裡的情節和人物都是我所熟悉的,雖然他代表鄉下,我代表都市,但我們的時代背景還是相通的,衡茂許多作品,刻劃的無非是貧窮年代小人物的悲憫,甚至發奮努力,為的只是希望等第一次領到薪水,能買部腳踏車送給自己,然後買隻烤雞,騎著自行車到青草湖,一個人坐在湖畔,大塊大塊的吃個夠……這背後透露的,是什麼樣的心酸,讓一個人的心志變得如此微渺?透過小說情節,他表達出來的道德觀也彷彿是一種氣味,那氣味一聞就知,那是屬於我們特有的「時代氛圍」。

有一天在電話裡,我突兀地問衡茂,「老兄啊,我們通了一甲子的信,我問你,到底我們兩個見過面沒有?」

衡茂說:「有一年,離你出版第一本書不久,我和太太專程北上,特地到漳州街找你,適你外出,只有伯母在家,還留我們吃飯……」

「所以,你我其實根本一直未見過面。」

「應該如此。」衡茂說。

這樣說來更為離奇,從未見面,卻是老友。衡茂的確是我生命中一位奇特的朋友。我決定以爾雅之名,為他出版一本短篇小說集,以此書紀念我倆逝去的青春。

在為衡茂的書編輯、校對期間,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興奮,原來我又回到了當年自己出版第一本書《傘上傘下》時的快樂,啊,那個追逐夢想的少年,又出現在我面前。

Pages: 1 2 3 4

Leave a Reply

4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