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蓉的散文_蔣 勳

席慕蓉的散文_蔣 勳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我喜歡那時候的席慕蓉,又哭又笑,害怕失去安定幸福,又知道自己自由了,像她在南橫山路上的狂飆,像她在大地蒼宇間全心的驚嘆呼叫,看到一個在安定幸福時刻不容易看到的席慕蓉,看到一個或許在更長久基因裡就一直在傳承的游牧種族的記憶,奔放,自由,豪邁,遼闊,激情——

我忽然看著車速毫不減緩的席慕蓉說:「妳真的是蒙古人唉—」

席慕蓉前期的散文書寫裡提到的「蒙古」並不多,〈飄蓬〉應該是比較重要的一篇。讀者隱約感覺到席慕蓉應該有另一個名字—穆倫.席連勃。我有一次央求席慕蓉用蒙古語發音給我聽。「慕蓉」聽起來像一條在千里草原上緩緩流著的寬闊「大河」。我很高興我的朋友有一個叫「大河」的名字,她,當然是不應該永遠是「謹謹慎慎」的。

這一本散文精選,分為三輯,第一輯結束在《寫給幸福》、《寫生者》。已經到了接近九 年代前後,臺灣從戒嚴走向解嚴是在一九八八年。公教人員的解嚴是一九八九年八月一日,席慕蓉在這一年八月底前就到了蒙古高原。

九O年代以後,臺灣解嚴了,一般人容易看到初初解嚴後社會被放大的失序、混亂、嘈雜,甚至因此懷念起戒嚴時代的「謹慎」「安定」。

但是,從文學書寫來看,九O以後的議題顯然多起來了,議題多,絕不是「失序」,絕不是「嘈雜」,而是一種「自由」的開始。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Leave a Reply

fourteen − e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