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軒書場》自序

《亮軒書場》自序

Category : 書序與跋

於是乎買了許多摺椅,又在客廳裝上銀幕,配合電腦的投映機,軟硬體都解決了。之後是設計課程,三個月一輪,共十二次,每次獨立成章,好像開館子,每道套餐都是一頓美食,不會說這周吃一半另一半下周再來吃。這麼一來,成了「鐵打的營房流水的兵」,愛來就來,愛走就走,了無牽掛。講題公布了,愛聽那堂便聽那堂,好像點菜。中間休息時間長一點,有茶點可用,大家交誼,也是以文會友,不亦樂乎。收費要少,要人家從口袋裡拿錢出來,得到的東西很抽象,多不得。所以,只敢要一張電影票的錢,還得有優待條款。就這樣,居然開張了,原本以為大概撐個一年就不錯了,誰知現已過了五年大半,堂堂邁入第六年了。人數也在緩緩增加,從十幾人到二十幾人,有時到三、四十人。好在野心不大,也大不起來,因為屋子容量有限。
此生在學校裡濫竽了幾十年,時不時的冒出一個幻想,就是自己辦一所學校,不考試、無文憑、沒有規定的課本、沒有一定的範圍、不需要準備、更不必作筆記,只管來聽聽,聽得高興下次再來,沒意思或是另外的原因就再見,然後又可能重逢。後來的發展,證實此想法很實在。定名為「亮軒書場」,是為了區隔學校,中國自古便有書場,大多說些江湖俠客的故事,難道只有江湖俠客的故事才能講能聽嗎?這個問題在心中多年。相信人人都是非常好學的,只是體制把這一點靈犀都給消滅了,教科書就是乏味的書,教師就是乏味的人,學校就是乏味的地方,這幾樣湊作一處,就形成了共犯結構的大世界,互吹互捧互虛偽,老死不知悔改。
然而辦個大學豈是我輩所能成者?沒有給開除,無論是教師還是學生都不容易。一晃眼白雪盈顛,衣食之需漸漸減少。高爾夫、麻將從來沒碰過,杯酒盡歡幾成絕響,況且不利衰年。旅行,花錢受累,看看書臥遊就好。想想也只能辦個書場,好在不必贍養他人,所得甚微,競爭者自然很少,撐到如今,客觀條件也是一大原因。主觀的原因,則不外乎共享求知的快樂。教學之道,非常簡單,三句話便能說盡:要愛所講的題材,要把學習這些題材的快樂傳達給聽講的,要確知聽講者聽了之後跟講者是否一樣開心。「亮軒書場」能撐到現在,就是靠了這三句話。

Pages: 1 2 3 4

Leave a Reply

4 × 2 =

爾雅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