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電影年代》自序

《回到電影年代》自序

Category : 書序與跋

爹出身農家,自小被迫失學,僅斷續唸過三、四年書,很早就離家當學徒做生意。在他的觀念裡,唯有讀書和做生意才是正經事。住在和平西路那段期間,雖然「明星」、「國都」兩家戲院都在家附近,十餘年來他看過的電影屈指可數。記憶最深刻的是他帶我和弟弟去看《笑聲淚痕》,對劇中飾演父親的嚴俊,被公司遣散失業,為養活妻兒到遊樂場當小丑的辛酸故事,感觸頗深,時常提起。

對於我瘋狂著魔看電影的行徑,爹十分生氣,經常掛在口邊訓斥我的話就是:「看電影能當飯吃嗎?」沒料到娘後來成為家中第二號影迷。那時候我們家子女成長就學,家中經濟漸趨穩定。凌波、樂蒂主演的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在「國都」上映火熱轟動,娘像上班一樣每天報到。有一次快吃晚飯時間還不見蹤影,爹叫我去「國都」找人,我說娘不識字看不懂尋人的幻燈廣告,如何找法?爹氣得搖頭嘆氣說:「電影迷,又是一個電影迷!」
市政府要拆除和平西路違建的消息,在鄰里間越傳越廣,我們也做好心理準備,若干年後終於搬離那裡到不遠仍屬古亭區的同安街。

遷離舊居,不再與戲院為鄰朝夕相見,牽掛也漸淡。不知何時「明星」拆掉重建,依附於商業大樓中。我坐在煥然一新的「明星大戲院」裡觀賞一部已忘其名的電影,心中感到陌生失落。從此不再踏入。只記得八十年代初仍在營業,不知終於何時。「國都」壽命更短,民國六十五、六十六年左右曾轉售給第一影業公司,六十九年結束營業,不久也改建為商業混合大樓。

兩座戲院就此進入歷史,我竟來不及向它們告別,但在記憶深處「明星」和「國都」依然存活我心,永不消失。

註:本文部分曾刊載於民國九十三年六月十八日《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本篇為完整版。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Leave a Reply

3 × two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