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青其人其詩_凌性傑

李長青其人其詩_凌性傑

Category : 書評與讀後 , 李長青

就句式的長短外顯而言我們稱之為形式,然而廣義來說,那何嘗不是一種具體化的內容?長歌短調在長青筆下皆有所安,我以為長青最精采的還是短歌微吟不能長。這也許關乎天生,本於質性,他差遣短句要比長句來得靈動機巧。他說「我不禁想到,還要多久╱才能枯黃……」,又說「我知道╱一片落葉╱是要這樣落下的……」。此中有深意,而詩人鍊字如鍊金,偉哉其術。寫詩近乎民謠體式,棄去斧鑿雕弄,長青應已從此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音韻了。這不免令人好生羨慕。

詩集以落葉為名,那是怎樣的一種眷戀?對土地、對家國、對世界,我看見他的愛與愁。那又是怎樣的一種傷嘆?棄我去者,早已不可留。而我聽見,長青沉穩溫暖的訴說,世間萬物的美好在文字中存留下來。木葉蕭蕭而下,有根、有枝骨方能期待來日。一切一切,寂寞開無主。我有幸先睹詩人挺立的丰姿,當然願意為他的纍纍果實獻上祝福。

即便落葉紛紛,只要枝骨猶然在,就能撐起一片晴好的天地。散盡繁華,直指最內裡的真淳。春去又回來,知我者青青其葉,一瞬之間竟都長好了。

Pages: 1 2

Leave a Reply

4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