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清地寧》序

《天清地寧》序

Category : 書序與跋

這樣地敬長尊老,當然不只辛莊;在大陸各地,其實都普遍保有此風。(當然有某些地方例外。)換言之,他們多半習慣把人喊老,以示敬意。我和大陸朋友聊天,偶爾提起了我的老師,他們常常很自然又充滿敬意地稱:「林谷芳老先生」。在臺灣的語境聽來,「林老先生」,彷彿八、九十歲似的。孰知,林老師最近也才剛從佛光大學屆齡退休。

同樣地,我被喊「爺爺」,也絕不只辛莊;記憶所及,至少在廣州、深圳、成都、鄭州,都曾有過。印象最深的,是在濟南。那回,我在濟南的山東省立圖館講座,反應不錯,一講完,聽眾就往講臺蜂擁而來。主辦方看形勢「不妙」,趕緊簇擁著我往休息室擠去。一進休息室,頓覺清靜,大家都鬆了口氣。孰知,有位母親探了探頭,拎著兩個孩子,就從門外鑽了進來;一進來,她不無忐忑又誠誠懇懇地問道,「薛先生,我兩個孩子可以和您合個影嗎?」我看著孩子,「不」字還真說不出口,只好答應,「好吧!」那母親聞言,立刻對孩子說,「趕緊!趕緊過去跟爺爺拍照。」一拍完,那兩個小孩又很有禮貌地自動轉過頭去,面向我深深一鞠躬,「謝謝爺爺!」

大概是太有禮貌,我看了竟有點發噱,「山東,果然是鄒魯之地!」

我在濟南,還有印象更深的。

是前一晚,我在山東師範大學講座,題目〈文化基因與生命安頓〉。主旨無非是:只有我們回歸到骨子裡的中國文化,才可能形神合一,獲致最深穩的生命安頓,否則,我們讀書越多,就可能越魂魄不全、精神撕裂,屆時,所有的憂鬱、浮躁、焦慮難安,都必將如影隨形、揮之不去。

有位四十歲左右的女士,因坐在滿座的大學生之中,很顯眼,且聽講的神情又特別靈動而專注,我幾次就留了意。結果,我一講完,她舉手便想說話。但才站了起來,話還沒說,口中囁嚅,便開始一邊拭淚、一邊抽泣。這時,滿座默然,偌大的演講廳,就只剩下她的抽泣聲。隔了一會,她說,可不可以請別人先發言,待會她再說?我笑著言道,當然行呀!難不成,妳要繼續哭下去
等下一位發言完畢,她情緒緩和了下來,於是起身說道,剛剛是因為二十幾年來的困惑,沒想到,今天晚上竟獲得了解決;一時之間,既難受、又歡喜,所以抑制不住,就當眾哭了起來。現在想想,覺得很好笑,也很開心,但依然非常激動。

聽罷,我笑著說,難受也好,歡喜也行,就是千萬別太激動;平常我頂討厭有些講者喜歡鼓動情緒,動輒把聽眾煽得激動莫名;妳這麼激動,還真讓我懷疑自己是個政商騙子還是個宗教神棍?
會後,眾人散去,山東師範大學文學院的書記送我到停車場。路上他說,照理講,作為今晚的東道主,他應該最有資格發言;剛剛聽完講座,本來也想說話,可是,看到那位女士被「批評」了,就只好作罷。這位人高馬大又不掩文氣的山東漢子頓了一頓,突然話鋒一轉,「薛老師,其實我也聽得很激動!」

Pages: 1 2 3 4 5

Leave a Reply

13 − two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